泰安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设备厂家

问诊钢铁行业这是最坏也是最好的时代

2021年11月16日 泰安机械设备网

问诊钢铁行业:这是最坏也是最好的时代

有人曾经这样描述资本统治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最好的时代。”时下,这句话之于钢铁行业,尤为适用。之所以说是最坏的时代,是因为钢铁行业危机四伏,几无利润;说是最好的时代,缘于新常态、“一带一路”战略或将带来无限转机。

在日前举行的2015中国铁矿石年会上,业内专家一致认为,目前钢铁行业正处于一个自我修复的过程,低增长、低价格、低效益和高压力是典型特征,未来必须持续创新发展,加快自身改革转型。

加快自身改革转型

在未来相当长的发展时期内,钢铁消费和生产都将保持低增长,环保压力和金融压力与日俱增,企业经营困难客观存在。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李新创认为,面对“三低一高”的新常态,钢铁行业未来发展必须加快推进自身改革转型,从钢铁制造商向生产服务商转变、从立足国内向国际国内共同发展转变、从要素投入向创新驱动发展转变、从粗放式发展向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转变、从一钢独大向产业多元化发展转变、从无序盲目竞争向有序协调竞争转变。

鞍钢集团经济管理研究院院长窦力威表示,在去年10月份举行的一场内部研讨会上,钢铁行业前十大企业一致认为,今年钢铁表观消费量和产量可能出现零增长。“这是一个原燃料供应宽松的时代,环境严酷、政策严格的时代,也是一个技术进步频发的时代,更是大规模兼并重组之前的沉默期。”

在天津友发钢管集团总裁助理韩卫东看来,如果说2014年第四季度是钢铁产能过剩的一个转折点,那么今年将开始进入过剩的新时代。具体表现为:钢铁生产量和需求量从缓慢增长到停止增长或负增长;市场竞争从先进与落后并存,到符合工信部行业规范条件企业之间的竞争,资金、环保、产品、经营模式等比成本更重要;铁矿石价格将结束单边下跌走势,而国内大量矿山企业将被市场淘汰;钢铁企业和经销商经过三年多的洗牌,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生产经营模式和产品结构正在发生根本改变。

谈及今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新环保法,窦力威直言,新环保法不仅标准严而且惩罚严,钢铁企业普遍高度重视,最直接的结果就是今年以来北京的空气质量明显好转。

李新创则认为,新环保法将有助于化解产能过剩,由于环保考核严格,钢铁行业将不再是地方政府的摇钱树,甚至会逐步退出市场。同时,新的环保政策将促使企业环保成本内部化,消除差异,建立公平市场竞争环境。此外,新环保法还有助于提高我国钢铁企业综合竞争力,开拓非钢(环保)产业市场空间。

矿价单边下跌难持久

青岛利源好金属有限公司采购助理李娜告诉记者,在铁矿石市场低迷的背景下,青岛如今还能生存下来的贸易商已经屈指可数。

“尽管铁矿石价格大幅下跌降低了采购成本,但是其销售价格也很低,两者相抵,贸易商几无利润可赚。”李娜表示,现在铁矿石贸易商想得更多的是如何手头的矿石卖出去,而不是以怎样的价格出售。

矿石贸易商的落寞也是当前铁矿石交易市场的真实写照。去年国际铁矿石价格出现了断崖式下跌,今年的矿价能否扭转这一颓势颇受业界关注。宝钢助理总裁张殿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进口矿价的不断下降,国际四大矿山巨头的产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高,但矿价能否反弹将最终取决于市场供求关系。

去年,我国铁矿石对外依存度进一步提高,而海外权益矿几无进展。李新创表示,由于矿价下跌,去年我国企业基本没有新参与海外项目,原来的已参与项目也更无推进动力,甚至部分已投产项目由于矿价跌破生产成本,已选择停产。

张殿波直言,今年的铁矿石价格也不会呈现单边下跌的态势,将在一个价格区间上下波动,在此基础上,矿价波动带来的风险也不会超过去年。李新创坦言,2015年全球铁矿石仍将供大于求,而且去年仍有大量库存待消化,且钢厂对低价格采购原料的诉求和主要矿山企业对矿价的承受力,导致未来矿价仍有小幅下降空间。

出口仍将保持高位

2001~2014年,我国钢材出口从474万吨增加到9378万吨,增长了近20倍。2014年钢材出口更是呈现井喷之势,同比大幅增长50%以上,国内钢铁企业的成本和规模优势凸显。

在李新创看来,钢铁技术装备以及产品质量的大幅提升,是近年来我国钢材出口大幅增长的主要诱因。据统计,目前我国钢铁主体装备中,高炉装备先进水平比例达到68%,转炉先进水平比例达到62%,轧钢装备整体先进水平比例达到70%以上。

由于我国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加上近两年我国市场需求放缓,国内钢铁市场竞争更趋激烈,为缓解生存压力,钢铁企业纷纷加大了开拓海外市场的力度,进而推动钢材出口大增。

但不容忽视的是,我国钢材大量出口还将带来一系列问题。一方面,我国钢材出口主要集中在东盟、欧盟、韩国、美国等,对这些国家依赖较强,目前贸易摩擦呈加剧态势。另一方面,钢材大量出口,国内钢材市场不能对落后工艺装备、产品形成有效挤压,不利于国内利用市场机制淘汰落后。此外,出口产品结构不合理,大部分属于低附加值产品,去年非合金钢产品(包括含硼钢)占比超过88%。

李新创建议,为实现高质量出口,钢铁企业应建立长期稳定的出口渠道,创新海外营销模式,利用国外成熟先进的营销网络;同时,优化调整出口产品结构,鼓励高附加值产品出口,限制低附加值产品出口。

“还要优化出口国家结构,鼓励企业积极拓展欧美等国家非‘双反’钢材出口,主动占领新兴经济体国家市场,避免钢材出口过于集中,造成贸易摩擦加剧。”李新创说。

据预测,今年我国钢材出口将达到8000万~9000万吨,未来五年我国钢材出口仍将保持较大规模。沙钢国际贸易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去年鞍钢本部的出口额达到400万吨,今年力争进一步增加到600万吨以上。

“一带一路”撬动商机

眼下,新常态、“一带一路”战略等,都为钢铁行业带来了国际化的难得契机。

安邦咨询分析师刘枭认为,目前我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新常态,其典型特征包括房地产转折带动投资下行、需求升级推动产业结构调整、中国资本净输出引领新一轮全球化等。而“一带一路”是新常态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带一路’战略将助推中国企业的国际化进程,其中包括矿产资源全球配置、产能与金融输出、从世界工厂变为中国市场等,其实质正是中国引领全球化时代的启幕。”然而,在2005年以来的一轮我国矿业海外并购大潮中,企业国际并购的成功率只有5%,并且在这5%的成功案例中,也有不少被实践证明“买贵了”。

刘枭提醒,目前中国企业“走出去”面临的风险主要集中在人民币汇率风险、工程风险以及政治风险等方面。以汇率风险为例,2014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累计贬值2%,自从去年10月份以来,人民币汇率一直处于下降区间,今年上半年这种趋势仍将延续,全年贬值幅度甚至可能达到5%。

望着窗外的夜

让我最感动的人

值得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