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建材机械

对话名家杨伟国人工智能时代读书是一种工作

2021年10月18日 泰安机械设备网

原标题:对话名家|杨伟国:人工智能时代读书是一种工作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院长、二级教授杨伟国

最近两三年,我基本都在讲“终结”,所以,很多时候大家都叫我“终结者”。虽然这个概念大家不是很喜欢,但我们可能正处于这样的状态之中。所以,与其有些恐惧,还不如先去了解,才能找到应对这个问题的方法。今天,它不是一个严谨的学术研究,是个初步观察。虽然这个题目从学术角度上讲特别窄,但我们每一个人现在都处在这样的状态中。所以,我特别希望讲完以后,大家从我们自身目前的工作、就业状态去思考、讨论。

第一,基本趋势。

最近,又出了“网约护士”,未来包括制造业都有可能出现在平台上。所以,岗位市场、劳动力市场和劳动雇佣关系正在被一种新的工作市场、人力资本市场和人力资本关系所替代。新的范式下可能需要新的概念,才能把我们所观察到的现象全部概括起来。

第二,人力资本市场和工作市场有可能会被数字技术平台化和共享化。

这种平台和共享的核心问题,一方面是给组织带来灵活性和主动性,另一方面也给我们个体带来不一样的工作体验。你想想每天上班8个小时,真的心甘情愿吗?真的觉得是一种享受吗?这种发展的结果不是一个组织想那样干就干得了的事情。这是市场、政府与个体之间共同作用的结果,个性和市场相互竞争最后达成均衡状态。

平台和共享化,我们知道工业经济条件下,经济学其实就是价格理论,价格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是资源的最优配置。但最优配置之后有没有被最优利用?总有人觉得它会浪费,所以愿意收点钱让别人享受。所以,共享经济最早在美国其实是别墅的共享,比如airbnb。

hi+abc+iot将彻底重塑工作世界。人力资本市场,所有今天发生的事儿都是自己干出来的,去年南方大学给小孩做基因编辑的贺建奎,我们批判他。但从无政府角度来讲一定会有人去做的。

人类智能、人工智能、大数据与云计算以及万物互联会重塑工作世界,我们现在的工作状态,五年、十年的变化都是面目全非的状态。这是一个趋势。

第三,机制。

1.资源稀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两点,第一要把资源用到最大的程度,第二要让人高兴。因为资源是稀缺的,必须用到最大潜力的状态;你用到最大潜力的状态,大家说我不愿意干。人力资源刚开始搞的各种各样的工作设计,后来老百姓不干的,把机器砸了,或者偷懒等等,他就知道人的机制在里面。这是两点相互作用的结果。

2.生存权利。技术发展的结果应该给个体更大的选择空间。我愿意被雇佣的时候就老老实实在那儿上班,愿意做就做点我自己想做的事情。特别是现在中国经济发展到这个程度,我有人力资本,自己还有点财产,再加上数字技术的支持,我为什么不能让自己有点自由选择呢?

3.政府治理。我一直认为,政府在全球技术发展过程中是中性的角色,有些时候是负面的角色。现在平台经济,全球范围内管制之间的竞争,谁能找到让平台经济飞跃发展,同时又把平台经济所带来的个人稳定性破坏,如果他有这种诉求,你能在体制、政策上解决就是最好的模式。

第四,政策含义:认知。

劳动者个体的天然脆弱性,一个国家对个体的劳动保障有基本的兜底。难就难在人既是目的又是工具,你又是生产要素,新的数字经济条件下,这种关系的分解其实有助于大家比较好地认识到自己劳动、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关系。欧洲在这方面经历了非常长的过程,现在仍然没有解决,个别国家解决完了之后经济发展还是比较快的。

由于工业条件,我们有雇佣关系,所有工作权利和社会保障都得到了保证,所以,我们就把这两者等同起来了,劳动关系和雇佣关系只是权利保护的载体,不等于保护本身。这个概念一定要区分开来。所以,在数字经济条件下,我们实际可以有更多的保护载体,你的关系没有了,我工作一段时间,政府就可以立法来保障在工作这段时间里应该承担对他所承担的责任。比如社保缴费问题,数字经济条件下比过去更难一点。政府第二个关键的问题是能力的问题,都遇到这个事情,就没有办法去做。

第五,政策含义:框架。

我可以有个简单预测,当所有人工智能去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学习可能会成为一种工作,上大学是拿工资的,因为那时读书是为了维持社会秩序。现在韩国已经对人工智能替代的劳动力开始收税了,因为你替代了劳动力之后,人工智能或机器人24×7,效率还比人高很多,比如德勤的“小勤机器人”效率是人的15倍。这么大的生产力,如果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学劳动经济学的人都知道,不是沿着曲线移动,而是曲线的移动,因为你增加了劳动力需求,这两个是不一样的。所以,未来很多民族传统、文体艺术、社会服务都是一种工作机会。

随着技术的发展,这些细颗粒的小的工作任务就变成了非常稠密的市场。因为市场的稠密使得我不至于今天拉了这个活以后,明天还有没有活,因为你的活都很小。所以,滴滴司机、快递、外卖这些颗粒小的工作任务组合在一起。为什么现在平台经济开始要烧钱?没有足够量的供给者和需求者,市场不够稠密,平台就不能持续。技术的便利性会把所有的市场变成有效市场,因为你有消费,所以快递的工作就会有了。创造更加稠密的工作市场现在是政府应该干的事情。

所有在座的人,包括我自己在内,会想大学为什么要存在?你所培养的东西,社会上就没有其他途径来取代吗?我认为,现在大学里关于培养工作能力方面的功能越来越小,其实是扮演发放证书的任务。未来我不敢说大学会消失,但大学有可能在未来能力提升的体系中不会扮演特别重要的角色。你想想,如果都是稠密的工作市场都不知道工作是谁给的,工作是谁干的,所以你是哪个大学来的不重要,这个工作完成的状况最好就可以了,而且在平台上开始这样的工作,你干的事情人家都知道,你给人家送的外卖人家满意不满意都很清楚。学校这种为了证明你有这样能力的机构,就会被平台取代。高等教育到底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建立工作能力,现在高校如果往这方面去转变,实际还是有价值的。基于互联网和教育机构相结合的分布式终身学习模式应该是政府政策上要做的事情,也是我们每一个人要做的事情。

因为长尾的存在,你做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在市场上找到买家,只要你能把它做出来,这就是长尾的原因,你做的那道菜可能99%的人都觉得口味太怪异了,但可能有一两个人就特别喜欢你做的那个口味。罗格斯大学之前劳动关系学院院长,干了院长以后觉得挺无聊的,出去开餐馆开了三年,又觉得挺无聊的,回来当教授。那个变化还是岗位的变化,我们未来的变化,可能上午当教授,下午当厨师了。你想想也可能做过滴滴司机,那就是你驾驶的技能,从来没有给你带来什么收益,现在在这个平台下可以给你带来收益。所以,平台和共享经济是个好东西,是人类解放,潜能发挥的过程。

现在全球政府质疑平台和共享经济或数字经济的关键,就是这些人在你那儿工作,却没有社保,等到他不能工作的时候,社会风险就很大。所以,现在要加快探索建立基于工作交易平台的新社会保障体系,每挣一笔钱里都要由交易的双方提一点费用来建设。当然,这是太简单化的说法,过去我们的管理是政府向企业去收(这笔钱),现在要向交易去收,这的确要求不一样,但现在的条件应该具备了。这是政策层面上,这是讲了四个点(趋势、框架、机制、认知),主要是前面三点:第一要有稠密的工作市场,第二每个人工作能力的学习,是个终身持续的方式;第三政府要有新型的社保体系。

第六,新时代大开局

我们正在迎来和过去不一样的时代,所有人刚好生在这个时代是巨大的幸福,其实我们这样的人是最幸福的,经历了农业时代,也经历了工业时代,还经历着数字经济的时代。

(本文系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院长、二级教授杨伟国3月13日在人大重阳对话名家系列讲座上演讲的部分内容。未经演讲人审订)

干细胞储存

干细胞信息平台

干细胞治疗

干细胞移植